破壞殆盡

我們知道男人穿遮羞布和涼鞋,婦女穿布料或動植物纖維縫製的裙子。我們知道很早就有旅行和貿易行為(早在西元前五千年,瓦哈卡村落裡就已有產自幾百公里外墨西哥中部或瓜地馬拉的黑曜岩),宗教和膜拜儀式在先民的生活中已經成為重點。西元前一千年到五百年之間,大規模城市紛紛形成,它們通常都具備了 一座重要的大建築物,而藝術、膜拜儀式、社會多元複雜性、書寫等,也都有面目一新的水準。阿爾班山的古城是當時最大的城巿之一,星期五我們會去那裡參觀。在薩波特克人統治時期,阿爾班山的發展盛極一時,幅員廣大,興旺了 一千五百年之久。但是到了西元八百年左右,不知什麼原因,這個大城突然人去一空廢棄了 ,繼之興起的是連串小規,模的地方首府。回頭我們會順路去參觀的雅古就是這樣的首府;星期四會去參觀的密特拉也是。這些較小的中心城市除了薪傳薩波特克文化,還先後吸收了著再過一百年左右,西班牙人就來了 ,竭盡所能地把之前一切建樹破壞殆盡。
車子快到雅古時,陸易思指出一處峭壁,壁面上有紅色繪出的古代抽象圖形.;其上有尊人形巨像,除頭部用圓圈外,身體四肢皆以單直線條表達。看起來好像才繪成不久,幾乎就像剛畫上去的誰能料到已經有千年之久的歷史昵?我尋思著這人像的意義:這是宗教上的某種象徵,類似聖像畫那種嗎?還是用來辟邪、嚇阻入侵者的?也說不定是巨型路標,為旅人指點前往雅古之路?或者純粹就是出於手癢而亂塗,成為史前塗鴉之作?進入雅古遺址時,起初我一點都看不出所以然來,只見一、片亂草土堆、一堆堆石頭,不清不楚、毫無頭緒。但是一面聽陸易思解說一面看,漸漸就看出端倪,畫面也逐漸清晰起來了。若彬拾起一片破陶片,猜它究竟有多古老。這片其貌不揚的古蹟遺址,乍看之下一點都不精采,得要慧眼獨具,有考古眼光與歷史知識,才能賦予它們原貌意義,想像出那些曾在此活過、興建過的各種文化。我們見到一處長滿草的中庭,周圍有主祭壇和平台環繞,陸易思說這建造方位是西北朝東南走向。難道薩波特克人已經擁有指南針?或者他們是藉由太陽來辨定方向?祭壇周圍有四座長滿草的小土丘,其中一座已經挖開了,可以通往地底的墓室。我滿懷恐懼地走下去,十呎之下的地底出乎意外地寒冷,.幾乎是冰冷狀態,一陣害怕被活埋的恐懼感突然襲上我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