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蓬勃-高雄重機出租

可是現在我才知道,這不過是蕨的拿手好戲裡的小事一樁,若彬稱蕨為「蕨世界裡的它馬上會釋出氰化氫,要是無法以此消減嚇阻這隻蟲,還有更司怕,毒素司旌展。為蕨比其他所有植物都含有更大量脫皮激素,昆蟲吃下吸收之後,不由自主就會蛻層皮。就像若彬指出的,事實上昆蟲吃的是「最後晚餐」了。古羅馬人用來鋪馬廄的褥草大部分就是蕨,有一個發掘出來的西元一世紀的馬廄裡,就曾發現過兩萬五千個廄螫蠅的蛹殼,幾乎全部都有生長受制或受阻的現象。
但是這些好像還不夠蕨還含有一種很強烈的致癌物,雖然蕨芽煮熟後會破壞苦味單寧酸以及硫氨素分解酶,但是長期吃大量蕨芽的人還是易有胃癌。蕨既有如此可怕的化學武器庫,野心蓬勃地擴長,根深柢固難以消滅,簡直就像威力無窮的怪物,得以霸占大片地區,剝奪了其他所有覆蓋植物的陽光可是此間的費氏蕨實在漂亮,而且不像一般的蕨,它相當罕見又很特別,是墨西哥南部、瓜地馬拉、宏都拉斯等地特有的物種。
約翰保證,明天等我們去到大西洋坡,可以見到鳳尾蕨。這屬名跟蕨很像,但卻是截然不同的屬和科;我們會見到形態異常美麗動人的多足鳳尾蕨,扇形蕨葉長達十到十一 一呎。約翰談到巨大的「鳥足狀」蕨葉時已經是感情奔放,幾乎難以遏止了,於是我決定仔細拜讀他那本《墨西哥瓦哈卡蕨類植物區系名錄》。但是我在翻查多足鳳尾蕨時,無意中翻到另一項有關嚙齒鳳尾蕨的說明,這是約翰與同事貝台爾在一九七一年來瓦哈卡考察時發現的。讓我驚愕的是英文說明之前有一段拉丁文說明目昏」我問約翰這是怎麼回事,他解釋說,按照學術傳統,不管何時新發現蕨種或提出發現聲明,相關的正式說明與斷定標準,必須要用拉丁文書寫。我知道幾世紀之前的動物學、礦物學以及植物學有此規矩,但卻只有植物學至今還保留了這個奇怪的中世紀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