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種語言

我們終於來到了百花草地,約翰敏捷地到處走動,鑒定所有蕨類:鱗毛蕨屬、耳蕨或貫眾蕨屬蹄蓋蕨屬、冷蕨屬、蕨等等,有些還高達十五呎,都是溫帶地區很常見的蕨類。此外還有 (美麗耳蕨)(篦齒瘤足蕨〕,我很喜歡這些抑揚頓挫的拉丁文名稱,使人聯想起久已逝去的經院歲月。溝壑坡上長滿了石松,像童話仙境裡的矮小植物,葉子和孢子囊穗都很細小。還有很多種附生植物,密密麻麻爬滿了樹幹。通常這類附生植物是無害的,只會攀附在樹皮上,卻不會寄生該樹或造成傷害除非是那附生植物長得太重了 ,把樹給拖垮。(我聽說過澳洲雨林有這種情形,那裡的鹿角蕨可以異乎尋常地重達五百多磅。〕傑迪離群一頭鑽到蕨類叢裡,正處於鳥類學的狂喜中,大鬍子的大塊頭身影忽左忽右忙個不停,因為瞥見了沒見過的鳥種,各種沒見過的形形色色鳥類,不斷開心地發出驚嘆:「老天!老天!看看那隻……真漂亮……!」他那股熱勁與感情絲毫沒減弱過,眼中的鳥類之美與新鮮感始終如一,就像亞當置身在伊甸圜裡一樣。我很喜歡蕨,我招認,部分原因是古老名稱總是讓我心動。
有很多十四世紀流傳下來的古卷就提到(蕨與藥用植物),這名稱一直流傳於日耳曼語系許多種語言裡,包括挪威語和冰島語。蕨看著就叫人喜歡,單生舒展的蕨葉在舂天呈淺綠色,之後就逐漸轉為深綠色,有時遍生在向陽山坡上。如果露營的話,睡在蕨上面是很舒服的,比睡在禾桿上好,因為承受和絕緣作用都很好。但是睡在蕨上、欣賞蕨等是一回事,吃蕨又是另一回事了 。舂天嫩蕨芽生長時,有時牛馬就會吃它。吃蕨的動物可能會有蕨—暈倒症因為蕨含有一種酵素:硫氨素分解酶,會破壞硫氨素,而硫氨素卻是維持神經系統正常運作不可或缺者。身為神經學家,我對這點特別感興趣,因為吃蕨的動物很可能引發肌肉共濟失調和暈倒,或者有「神經緊張」與顫抖現象,要是還繼續吃的話,會產生抽搐並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