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感錯愕

沙迪瓦哀嚎呼救,恰巧善神「濕瓦」經過,憐憫沙迪瓦,順手從地上撿起一朶「日普恩」花,擲向沙迪瓦,沙迪瓦因此便得了不死之身。等到惡神阮達到來,張牙舞爪,嘖食祭品,結果沙迪瓦都能倖免於難,亳髮無損。沙迪瓦知道自己得了不死之身,就勇敢地和惡神纏鬥起來。惡神法力極大,沙迪瓦無法戰勝,危急中就從地上拾起一朶香花「日普恩」擲去,惡神被花擊中,倒地斃命了。這是以花做爲信仰的民族的故事。他們相信花中有祝福,有施捨,有智慧,也有拯救。
十八世紀末,随著西方殖民者在亞洲的擴張勢力,荷蘭的軍隊也登陸了吝里島。掠奪財物,殺傷掠奪人畜,逼訂貿易的條約。一直生活在恬靜花香中的答里島居民被搶砲之聲驚醒。他們無法理解邪惡暴力從何而來。京城「丹帕沙」已逐渐被荷軍砲火包圍。一九〇六年,歷史上記載,當荷商軍隊逼近京城時,答里島的居民,在他們的王昏的率镇下,穿著最華麗的祭祀的衣冠,滿頭戴滿鮮花,载歌載舞,以祭祀惡神的方式,從容地走向荷軍的砲火之中。在荷軍面前,II口 下令,由一位長老用矛將自己刺死。他倒在四人抬著的乘輿上接著,他的妃子、家人、大臣,都安靜地一個接一個,陸續以祭獻的方式用短刀自盡於敵人面前。像傳説中的神話一樣,答里島居民把自己獻祭給殖民主義者的西方惡神。滿地都是如落花一般的屍體。巴里島著名的從一九〇六年延續到一九〇八年,遍及全島每一個部落。使侵略的荷蘭軍隊大感錯愕,也震驚了全世界。
這也許是一種可笑的革命方式罷。然而,多麼像他們傳統舞劇中的沙迪瓦,他們相信只有用花可以撃敗邪惡暴力。今日的答里島居民仍然愛花,愛他們滿山遍野的曰普恩。他們在花中傳承著智慧、勇敢,傳承著安詳與和平,也傳承著愛與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