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公證

一說此事不過是寓言,只因當日釋迦樹下跏跌,心神未定,又想成等正覺,又想回去世間尋逐樂。終於他垂手按膝,表示自己在徹悟之前不再起身的泱心。然後所謂伏魔,正是自伏心魔。從泰國回來,妻和我的腕上都繫了 一條黄線。那是一條金黄色的棉線,戴在腕上,像一環美麗的手鐲。那黄,是泰國佛敎最高貴的顏色,令人想起袈袭和金塔。那線,牽著阿若他雅的因緣。
到曼谷的第三天,泰華作家傳文和信慧帶我們去北方八十八公里外的阿若他雅,憑弔大城王朝的廢都。停車在蒙谷菩毘提佛寺前面,隔,著初夏的綠蔭,古色斑斕的紀念塔已隱約可窺,幢幢然像大械王朝的鬼影。但轉過頭來,面前這佛寺卻亮麗耀眼,高柱和白牆撑起五十度斜坡的紅瓦屋頂,高簷上蟠遊著蛇王納加,險脊尖上腐揚著禽王格魯達,氣派動人。
我們依禮脱鞋入寺,剛跨進正堂,呼吸不由得一緊。黑黯黯那一座重噸的,什麼呢,啊佛像,向我們當頂橐橐地壓下,磅礴的氣勢豈是仰瞻的眼睫所能承接,更那能望其項背。等到頸子和胸口略微習慣這種重荷,才依其陡峭的輪廓漸漸看清那上面,由四層金葉的蓮座托向高處,塔形冠幾乎觸及紅漆描金的天花方板,是一尊黑凛凜的青銅佛像。祂就坐在那高頭,右腿交疊在左腿上面,脚心朝上,左手平攤在懷裏,掌心向天,右手覆蓋在右膝上,手掌朝内,手指朝下,指著地面。從蓮座下吃力地望上去,那圓膝和五指顯得分外地重大。
這是佛像坐姿裏有名的「呼地作證」,又稱爲「降妖伏魔」。原來釋迦牟尼在成正覺之前,天魔瑪剌不服,問他有何德業,能夠自悟而又度人。釋迦說他前身前世早已積善積德,於是便從三昧的坐姿變成伏魔的手勢,以手指地,唤大地的女神出來作證。她從長髮裏絞出許多水來,正是釋逸前世所積之德。她愈絞愈多,終於洪水滔滔,把天魔的大軍全部淹没。釋迦乃恢復三昧的冥想坐姿,而入徹悟。